欢迎您的访问!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香港最新跑狗论坛 >

朝鲜红楼梦的幕后花絮

发布时间:2019-09-05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1961年,朝鲜国家主席金日成在访问中国时观看了上海越剧团(上海越剧院)的《红楼梦》。1961年秋天,上海越剧团又带着越剧《红楼梦》访问了朝鲜。在金日成的倡议和指导下,朝鲜曾以民俗戏剧“唱剧”的形式改编并演出《红楼梦》,他曾4次亲临排演现场指导,并陪同同志等中国老一代领导人观看演出。1962年歌剧《红楼梦》在朝鲜公演,受到朝鲜人民的喜爱。金日成曾四次观看。1963年5月3日,金日成陪同来访的观看了歌剧《红楼梦》,1963年9月17日,金日成、金正日陪同访朝的观看了该剧。

  为迎接中朝建交60周年,朝鲜劳动党总书记金正日提出对《红楼梦》进行再创作,将50年前的原作进一步润色,让歌舞剧《红楼梦》重回舞台。金正日还在创造过程中多次亲临现场直接指导。2009年9月25日,歌舞剧《红楼梦》在平壤大剧场正式公演,一经推出即受到朝鲜观众热捧,迄今演出已近50场,观看人数近10万人次。2009年10月4日,总理在平壤大剧场和金正日一道观看了朝版《红楼梦》。

  据推断,中国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约于19世纪初传入朝鲜半岛,之后又有了《红楼梦》的朝文译本。可以说,朝文版的《红楼梦》开创了该书世界翻译之先河,成为中朝两国文化交流悠久历史的佐证。中国与朝鲜地缘相邻,文化相近,朝鲜人民熟悉并喜爱中国古典文化,对《红楼梦》并不陌生。

  “用什么方法来重新创作?正当艺术家们争论不下的时候,金正日同志了解到大家的苦恼,就说了一句话,‘配合管弦乐’(民族乐器和西洋乐器结合起来),让大家顿开茅塞。我们必须根据他的指示来创作歌剧。”朝鲜版《红楼梦》导演蔡明锡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说。2010年5月上旬,在朝鲜劳动党总书记金正日访问中国之际,朝鲜血海歌剧团率团到北京演出了歌剧《红楼梦》。

  5月10日上午,朝鲜版《红楼梦》导演蔡明锡在北京华都酒店咖啡厅接受本刊专访。蔡明锡身着灰色西装,左胸佩戴着金日成像章,表情严肃,对每一个问题都认真作答。

  “别人可能不理解为什么我接受采访的时候总提到他(金正日),他在艺术方面造诣很深,我们这些导演、音乐舞蹈专家都要拜他为师。在排练过程中,我们常常受到他的指导,他的教导是我们的灵丹妙药,让我们的工作有了方向。如果我们是蜡烛,他就是太阳。”谈到金正日对歌剧《红楼梦》的指导,蔡明锡说。

  1961年,金日成访华时观看了越剧《红楼梦》。同年,上海越剧团《红楼梦》剧组应邀到朝鲜访问演出。之后,在金日成的提议和指导下,朝鲜创排了歌剧《红楼梦》。

  上世纪60年代,歌剧《红楼梦》的演出在朝鲜引起很大轰动,金日成曾多次陪同等中国领导人观看该剧。

  2009年是中朝建交60周年,也是“中朝友好年”。金正日提议血海歌剧团复排此剧。这一年,总理访朝期间,金正日陪同观看了该剧。

  中国文化部对朝鲜版歌剧《红楼梦》给予了大力支持。2008年底,文化部曾派专家组赴朝,参与指导该剧复排。此后,文化部还组织捐赠了服饰和道具。

  蔡明锡告诉本刊记者:“金正日同志指示,复排(朝鲜版歌剧《红楼梦》)既要考虑朝鲜人的感情,也要考虑中国人民的文化风格。”

  “我听说,曾经有别的国家排演中国作品到中国来演出,中国的观众接受不了。我们特别注意避免这一点,重点考虑怎样才能让两国人民都满意。”

  《瞭望东方周刊》:剧中有三段集体舞蹈,荷花舞、蝴蝶舞、绸舞,加入这些会不会破坏全剧风格?

  蔡明锡:这三段舞蹈是以朝鲜民族舞的特点来表现中国风格。观众有的喜欢古典,有的喜欢现代,有的喜欢朝鲜风格,也有的喜欢中国风格,但这些并不重要,我们创作的时候只考虑一点,就是朝中人民的友好情谊,一切为朝中人民的友情服务。

  《瞭望东方周刊》:第二场第二幕宝黛月夜生情,舞台上二人有一个热烈的拥抱,好像不符合中国古代生活实际。

  蔡明锡:(哈哈大笑)这个问题问得好。贾宝玉性格开朗,他偷看《西厢记》,跟丫鬟们关系暧昧,比如他看到林黛玉的丫鬟紫鹃衣服穿得薄,就动手捏一下,紫娟说这样会让人说闲话。这些都反映了贾宝玉对封建社会制度的反抗,他没有等级观念。上世纪60年代演出时没有这个热烈的拥抱,但我曾经为演出到中国来过几次,发现中国年轻人公共场合也会拥抱接吻,歌剧中这样设计也为了适应中国观众。

  蔡明锡:随着时代发展,朝鲜年轻人也在变化,但是不会像中国一样在公开场合亲热。朝鲜姑娘(跟男友)轧马路,不敢抬头,害羞,多美埃男女青年结婚以前太公开了,没意思,有所距离是应该的。

  蔡明锡说:“金日成同志指示(歌剧《红楼梦》)务必在思想艺术方面达到最高境界。他看过之后评价‘这是一部用革新的眼光来重新创作的合格作品’。”

  朝鲜版歌剧《红楼梦》共六场十二幕,从宝黛初会到黛玉病殒,宝玉出家,完整叙述了宝黛的爱情故事。在服饰动作上颇似中国越剧《红楼梦》,但也有不同。

  “我一生与诗书做了闺中伴。”中国越剧版《红楼梦》中黛玉有这样的唱词,但朝鲜版歌剧却突出黛玉的女工。第二场第一幕开场,潇湘馆内,林黛玉边绣荷包边唱道:“一针一线绣起花,一针绣出红牡丹,二针绣出蝴蝶飞,一心一意做针线。”

  蔡明锡:这是朝鲜人喜欢的场景,中国人习惯男耕女织,朝鲜人也是这样,女人在家洗衣服做饭,男的出门耕田种地,这样更增加了黛玉形象的可爱,不仅貌美,也伶俐手巧。金正日同志指导,要用朝鲜式的方法来创作。朝版歌剧和中国越剧像两个孩子,各有特色,各有各的美。

  蔡明锡:《红楼梦》之所以成为名著,因为它非常细致地反映了当时社会各方面的面貌;其次是,作品中写了300多个性格各异的人物。我对林黛玉的理解是这样的:她爱读书,爱哭,多疑,内向,多愁善感。性格方面我更喜欢薛宝钗,温柔,善解人意,对老人和丫鬟都好。但这个作品说的就是封建社会注定要灭亡,而薛宝钗努力遵守封建社会制度,宝玉不喜欢她,宝玉和黛玉是相爱的。我听说在中国也有争论,认为宝玉有点见一个爱一个的意思,我也有点捉摸不透。

  蔡明锡:对这一次的重新创作,金正日同志做了几十次的教导,具体的指导意见太多了,恐怕要用一天的时间来谈。他要求根据21世纪观众的需求来复排这部歌剧,配合管弦乐。比如他说“要用我们朝鲜的民族乐器海琴奏出中国胡琴的韵味”。所以,在歌剧序曲中,有四小节用海琴演奏。49398王中王

  蔡明锡:金日成主席当年看过四次,做过很多具体指示。比如(上世纪)60年代朝鲜歌唱家(演唱此剧时)是用“浊声”(一种朝鲜民族唱法)演唱,主席说“这是以前的方法了,要用现代人优美动听的方法来表现朝鲜人民的感情”,后来就改用“主体发声方法”,就是现在的唱法。

  朝鲜血海歌剧团是朝鲜专门创作和演出歌剧的中央级艺术团体。创建于1971年,由革命歌剧《血海》的创作和演出团队为主体组建而成,曾经到世界40多个国家演出。

  演出开始前,身着朝鲜族服装的女主持人用庄严的语调介绍道:“歌剧《红楼梦》是50年前在朝鲜人民的慈父领袖金日成同志亲自提议和细心指导下创作完成的,伟大领袖金正日同志在领导革命的百忙之中做出重要指示,要求在‘朝中友好年’重新创作歌剧《红楼梦》,并对此作了数十次宝贵的指导。”

  两位领导人的参与昭示了此剧的非同凡响。歌剧《红楼梦》称得上是朝鲜最高规格的演出。

  该剧由朝鲜著名剧作家赵灵出编剧,老艺术家李冕相作曲,二人都是“金日成奖”的获得者。此次复排,2007年即着手准备,在全国所有的艺术院校选拔演员,这在朝鲜是第一次。2008年开始排演,历时一年多,2009年推出。该剧的演出规模在朝鲜演出史上是空前的。

  《瞭望东方周刊》:这次复排相比(上世纪)60年代的演出版本有什么改动吗?

  蔡明锡:剧本和歌词都遵照原来创作。主要变化有三方面:舞台变宽敞了,当时的舞台长12米,如今有20多米;当时只有简单的民族乐器,如今用管弦乐伴奏;还增加了荷花舞和绸舞。因为上世纪70年代在金正日同志的领导下,我们排演了五大革命歌剧,这种新型歌剧使朝鲜观众的审美发生很大变化。

  蔡明锡:五大革命歌剧是《血海》、《卖花姑娘》、《党的好女儿》、《密林啊,请告诉我》、《金刚山之歌》,它们都表现了革命主题,都融合了民族歌剧和西洋歌剧特点,配合管弦乐,舞台美术立体化,采用旁唱和舞蹈,剧中所有枝节从头到尾都为作品的主题思想服务。革命歌剧之前,只用民族乐器伴奏,舞台很小,道具很简单,革命歌剧舞台设置很讲究,视觉上冲击很大。所以,如今的舞台布景看上去很华美,我们叫“立体美术”。

  此次朝鲜版歌剧《红楼梦》的中国巡演由中国文化部主办,北京演出之后,还将赴呼和浩特、长沙、武汉、福州、深圳、重庆六个城市巡回演出,历时一个多月。

  “在朝鲜的时候,想到到中国演出,不知道中国观众会接受到什么程度,有点担心。从这几天的演出看来,中国各阶层的观众都很喜欢。tk61.com,中国观众的反应对我们非常重要,中国观众的掌声给我们很大鼓励。”蔡明锡说。

  在剧场,记者注意到有很多老年观众。虽然全场都用朝语演出,但因为对情节的熟悉,即使不看字幕,中国观众也很容易理解剧情。在黛玉病殒和宝玉哭灵两场,台下有观众低头抹泪。

  蔡明锡:朝鲜观众对中国古典名著《红楼梦》了解很深,因为在朝鲜有很多翻译本,特别是朝鲜电视台播放了好几遍中国1987年版的电视连续剧《红楼梦》,观众对小说中的情节和人物都了解得非常具体。朝鲜观众在看的时候也会流眼泪。

  蔡明锡:歌剧《红楼梦》的主题是,只要封建社会继续存在,就没有男女青年的爱情自由。贾母就是封建制度的代言人,歌剧里面出现的石狮子,就是荣国府封建秩序的象征。第四场第二景中有这样的片段,贾母以石狮子为背景来商量贾宝玉的亲事。最后一场,贾宝玉离家出走,一道闪电,石狮子拦腰断裂,象征封建家庭的崩溃。歌剧中贾母的脸型都跟石狮子的脸型差不多,剧中用她的行为和言辞来反映封建秩序的面貌。宝玉离家时旁唱台词,“他走了,离开污淖臭沟。”

  《瞭望东方周刊》:中国文化中,石狮子一般是放在大门口,但是歌剧中它出现在大观园里。

  蔡明锡:这(石狮子)是上世纪60年代演出时没有的设置,我(加上它)也是煞费苦心的,这是艺术上的虚构,我想中国观众对《红楼梦》都很熟悉,肯定能理解。我还了解到,在中国有这样一个说法,在改朝换代的时候,如果出现暴君,民间雕塑的石狮子就把头抬得很高,威严凶恶,如果出现贤德的皇帝,石狮子就低着头,显得很温顺。所以歌剧中的石狮子是抬着头的。

年历史开奖记录| 青蛙彩票开奖现场直播| 波尾肖门图库波色门尾| 金钥匙心水论坛网址| 一肖中平特高手论坛| 财神爷高手论坛特码书| 香港王中王幽默解玄机| 香港黄大仙平码规律| 福田口岸到香港黄大仙| 香港马会最快现场直播|